廉政新聞
聯系方式
    廉政新聞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廉政新聞
    朱瑞的頑強斗爭生涯

     

    朱瑞的頑強斗爭生涯

     

    朱一華

    2019年09月30日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朱瑞的頑強斗爭生涯

    朱瑞(1905—1948),生于江蘇宿遷,曾任中共長江局軍委秘書長、紅一軍團政治部主任、東北軍區炮兵司令員等職。1948年10月1日,朱瑞在遼沈戰役中壯烈犧牲,時年43歲,是解放戰爭中我軍犧牲的最高將領。他“把斗爭作為自己的生命要素”,終其一生都在矢志不渝的頑強斗爭,為革命事業做出了不朽功勛。

    在追求真理中勇于斗爭

    朱瑞從小就有斗爭意識。他在讀村小時,幸運地遇到一位“曾與孫文共過奔走,帶來不少革命黨消息”的新派教師。這些消息讓朱瑞心潮澎湃,萌發了“革命的沖動”。兩年后,朱瑞進入縣立高小,利用課余時間閱讀了大量革命書籍。他初步了解到“勞農俄國”“布爾什維克”等“革命的說法”,逐漸認識到只有斗爭才能取得革命勝利。從此,朱瑞就立志做一名救國救民的革命者。

    1919年,五四運動的革命浪潮席卷全國。朱瑞以“一個激烈的突出的愛國主義分子第一次參加了反日政治斗爭”,他積極地組織同學們一起檢查商品、搜查日貨,在蘇北小鎮掀起了日益高漲的反日愛國斗爭。在朱瑞看來,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斗爭的實踐”。入讀中學后,朱瑞摯愛《向導》《新青年》等革命書刊,對馬克思主義有了基本認識。他在校刊上發表文章,極力痛斥北洋軍閥的暴政,大聲疾呼“要救民族于危亡,還要革命,還要斗爭”。1924年,朱瑞進入廣東大學就讀。經過一年的認真學習和深入思考,朱瑞對馬克思主義的認識產生了質的飛躍,從表面了解上升為深刻認同,牢固確立了馬克思主義的堅定信仰。隨著認識的提高,他更加自覺地向黨組織靠攏,在校內組織開展了聲勢浩大的“驅鄒運動”,點燃了學校的革命火種,被稱贊為“斗爭的中堅分子”。

    1926年,在粵區學委的推薦下,朱瑞前往莫斯科求學。由于“努力學習,富有正義感,關心國家、民族興亡,看到不合理的事情敢于面對面進行斗爭”,他在1928年順利地加入了蘇聯共產黨。朱瑞內心十分激動,在日記中寫道:“這是我一生的共產主義奮斗生活之始……其實際意義是我已具體、明確地確定了人生斗爭的方向。”在蘇聯學習期間,朱瑞積極參加反托派斗爭,深刻認識到“不僅黨外有斗爭,而且黨內也有斗爭”。復雜的形勢,磨煉了他頑強的斗爭意志,激勵著他義無反顧地走上革命道路。

    在艱難危險中敢于斗爭

    1930年1月,朱瑞從莫斯科回到上海,但沒能和黨組織順利取得聯系。面對殘酷的革命形勢,朱瑞毫不退縮,只身投入到與白色恐怖的斗爭中,千方百計地尋找黨組織。3月下旬終于與鄧穎超取得了聯系,中央組織部很快就把他安排到中央軍委工作。同年10月,中共長江局軍委秘書長張慕陶身受重傷,長江局軍委書記關向應請求中央派人接替工作。由于當時李立三“會師武漢,飲馬長江”的軍事計劃暴露,武漢的斗爭形勢異常嚴峻。前往武漢工作的個別同志出現了畏難情緒。危急時刻,朱瑞挺身而出,主動向組織申請前往武漢。臨行前,他給家人寫了一封訣別信,信中寫道:“我到遠方,生死難卜,以后不再向家中通信了。”這次去武漢,朱瑞明知充滿艱難與危險,但他依然迎難而上。

    朱瑞到達武漢后,協助關向應主持長江局軍委日常工作。由于漢口區行動委員會委員宋惠和的叛變,武漢革命形勢日益惡化,對我黨地下斗爭工作形成巨大威脅,大批干部接連被捕、犧牲。12月下旬,長江局的主要領導被迫撤離武漢,長江局和武漢市委的全部工作都交由朱瑞負責。在敵人的囂張氣焰前,朱瑞鎮定自若地進行頑強斗爭。自己的秘書也被捕后,他克服一切困難,獨自一人將軍委系統聯系的秘密黨員和統戰對象分批撤出武漢,使他們安全離開險境。在敵人的刀尖上,朱瑞一直堅持斗爭到1931年2月才按照中央指示返回上海,結束了在武漢隨時面臨死亡的浴血斗爭。

    在重大考驗中善于斗爭

    朱瑞在長征途中,繼續發揚斗爭精神。尤其是在面臨張國燾分裂黨中央的重大考驗面前,他展現出高超的斗爭本領。1935年6月,紅一方面軍和紅四方面軍在四川懋功地區勝利會師。黨中央和毛澤東從紅軍自身生存發展實際和領導全國抗日救亡運動大局出發,決定紅軍繼續北上。然而,自恃人眾槍多的張國燾卻公然反對中央北上抗日的正確方針,四處制造謠言、攻擊中央,阻撓紅軍北上。張國燾無視黨中央對他苦心孤詣的說服教育和真心挽救,召開分裂中央的阿壩會議,通過非法的“阿壩會議決議”,挑起一場性質極其惡劣、關乎黨和紅軍生死存亡的重大斗爭。在此關鍵時刻,朱瑞作為紅一軍團政治部主任,同張國燾的錯誤行徑進行了堅決斗爭。他以高度的政治自覺和強烈的使命擔當,堅定地站在黨中央和毛澤東的正確立場上,不遺余力地向紅一軍團廣大將士詳細傳達中央政治局兩河口會議、巴西會議、俄界會議的決定和精神。審時度勢地指出:“必須堅決反對避免戰爭退卻逃跑,以及保守偷安、停止不前的傾向。這是目前創造新蘇區斗爭的主要危險。”他還堅定地告訴大家:“只有北上,才能使紅軍得到發展,推動抗日高潮的到來。”廣大官兵聽后“十分興奮,一致擁護黨中央的正確路線,并表示團結一致,克服困難,跟黨走”。經過朱瑞耐心細致的思想政治工作,進一步統一了紅一軍團全體將士的思想認識,使他們緊密地團結在黨中央和毛澤東周圍,堅定地維護黨中央的權威,挫敗了張國燾分裂黨、分裂紅軍的圖謀。正如朱瑞自己所說:“反張國燾斗爭是對我一個考驗,開始就明確堅定的為中央路線而斗爭……我個人自始至終堅持黨的路線,從思想上鞏固和團結了群眾。”朱瑞堅持不懈的頑強斗爭,為紅軍長征勝利做出了突出貢獻。

    (責編:吳兆飛、萬鵬)
    >> 返回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